相关文章

长沙悄然兴起第三方理财 - 潇湘晨报数字报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cslxbl.com/

    “你不理财,财不理你。”11月8日,又一家本土第三方理财公司君毅财富在五一大道开业。今年以来,细心的长沙市民不难发现,一种“只卖规划、不卖产品”的理财服务机构正在长沙悄然兴起。    这些机构大多以“某某财富”命名,并聚集于繁华的五一大道两侧,市民们可以通过这些第三方理财机构了解各种金融机构的产品信息,并在他们的指导下选择适合自己的理财产品。          本报记者陈张书长沙报道    “预期年化收益率8.5%-9%,期限1年。”今年6月中旬,将信将疑的朱莉(化名)在朋友的介绍下,来到了长沙市五一大道大定财富,认购100万元由湖南信托发行的债券。资金面宽松导致今年以来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一直处于下行通道,特别是6月和7月的两次降息对银行理财产品造成了较大冲击,产品收益率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。像朱莉这样手中有一定资金的市民,开始寻求新的、高收益理财渠道。    涌现近10家第三方理财机构    记者调查了解到,今年6月以来,普益财富、诺亚财富、大唐财富、睿安和信等第三方理财机构纷纷进驻长沙,本土第三方理财机构如大定财富、君毅财富、麓天财富等也悄然兴起,短短的几个月,长沙就有近10家第三方理财机构开业。    “今年以来,股市、楼市低迷,理财收益普降,投资渠道有限,手中有个50万元左右的市民希望寻找高收益、高回报的投资渠道。另一方面,银根收紧,中小企业不得不用高成本来借贷,保持企业的正常运营。一个是资金没有地方去,一个是融资难,在这样一种环境下,就产生了一个市场空间。由于目前监管处于灰色地带、进入门槛低等优势,一时之间就冒出了数十家,公司也就良莠不齐。”普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湖南分公司总经理成辉旗分析。    主要“代销”信托产品    大定财富总经理邓晓军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第三方理财机构不直接经手客户的资金,这是与市场上现有的银行、小额贷款公司等金融机构最大的区别。    不过,近年来,包括好买基金等一些大型公司在内,第三方理财普遍的经营策略是以“代销”信托产品为主,同时辅之以私募一二级市场产品,部分拿到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的公司还可以代销公募基金。据悉,信托产品的配置比重常占它们所有经营业务的七成以上,而大部分第三方理财的盈利点也就在于此。“信托产品包销回报率高达20%,再加上大部分市民都偏爱固定收益信托,即获得约定的利息,对于第三方理财公司和客户来说双赢。为了迎合市场的需求,第三方理财机构的橄榄枝自然抛向了信托产品。”成辉旗说。    “湖南还没有起来,目前我们的市场主要是地市一级,相比全国一月上亿元的销售,我们在株洲一个月只有100万元。”成辉旗介绍,目前第三方理财以信托产品为主,由于受相关政策限制,只能通过口口相传的宣传方式进行直销。再加上行业不规范,公司鱼龙混杂,市民难辨真假,对第三方理财公司不太信任。记者了解到,从开业以来,大定财富目前只代理过湖南信托发售的一款产品。    [相关链接] 如何监管成为新课题    在第三方理财公司快速生长的同时,如何监管却是个新课题。据了解,第三方理财业务发源于欧美等发达国家,中国香港十年前才起步,近两年才开始出现于北京、上海及沿海部分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。    普益资产湖南分公司总经理成辉旗坦承,由于市场准入门槛很低,工商注册只需50万元,无需金融牌照,对于“第三方理财”也缺乏明确的界定,使得很多奇奇怪怪的机构称自己为“第三方理财”。同时,第三方理财市场的监管尚属空白,既无明确的监管机构,也无专门针对第三方理财机构的监管法规,导致市场不规范操作的出现。    记者发现,目前长沙开业的第三方理财机构以“某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”注册为主,招牌大多是“某某财富”,主要开展基金、信托、私募股权、贵金属、投融资等各类金融理财产品,还有个别公司开展民间借贷、股权投资业务。    “从2008年起,私人银行、第三方理财机构为PE基金的募资纪录,就一直在不停刷新。一些不景气的矿产、房产项目也纷纷发行信托产品,很难估计项目风险,高回报肯定是高风险,使老百姓望而却步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银行人士分析认为,对于客户而言,缺乏监管意味着缺乏可信度。记者陈张书

    “你不理财,财不理你。”11月8日,又一家本土第三方理财公司君毅财富在五一大道开业。今年以来,细心的长沙市民不难发现,一种“只卖规划、不卖产品”的理财服务机构正在长沙悄然兴起。

    这些机构大多以“某某财富”命名,并聚集于繁华的五一大道两侧,市民们可以通过这些第三方理财机构了解各种金融机构的产品信息,并在他们的指导下选择适合自己的理财产品。          本报记者陈张书长沙报道

    “预期年化收益率8.5%-9%,期限1年。”今年6月中旬,将信将疑的朱莉(化名)在朋友的介绍下,来到了长沙市五一大道大定财富,认购100万元由湖南信托发行的债券。资金面宽松导致今年以来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一直处于下行通道,特别是6月和7月的两次降息对银行理财产品造成了较大冲击,产品收益率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。像朱莉这样手中有一定资金的市民,开始寻求新的、高收益理财渠道。

    涌现近10家第三方理财机构

    记者调查了解到,今年6月以来,普益财富、诺亚财富、大唐财富、睿安和信等第三方理财机构纷纷进驻长沙,本土第三方理财机构如大定财富、君毅财富、麓天财富等也悄然兴起,短短的几个月,长沙就有近10家第三方理财机构开业。

    “今年以来,股市、楼市低迷,理财收益普降,投资渠道有限,手中有个50万元左右的市民希望寻找高收益、高回报的投资渠道。另一方面,银根收紧,中小企业不得不用高成本来借贷,保持企业的正常运营。一个是资金没有地方去,一个是融资难,在这样一种环境下,就产生了一个市场空间。由于目前监管处于灰色地带、进入门槛低等优势,一时之间就冒出了数十家,公司也就良莠不齐。”普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湖南分公司总经理成辉旗分析。

    主要“代销”信托产品

    大定财富总经理邓晓军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第三方理财机构不直接经手客户的资金,这是与市场上现有的银行、小额贷款公司等金融机构最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不过,近年来,包括好买基金等一些大型公司在内,第三方理财普遍的经营策略是以“代销”信托产品为主,同时辅之以私募一二级市场产品,部分拿到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的公司还可以代销公募基金。据悉,信托产品的配置比重常占它们所有经营业务的七成以上,而大部分第三方理财的盈利点也就在于此。“信托产品包销回报率高达20%,再加上大部分市民都偏爱固定收益信托,即获得约定的利息,对于第三方理财公司和客户来说双赢。为了迎合市场的需求,第三方理财机构的橄榄枝自然抛向了信托产品。”成辉旗说。

    “湖南还没有起来,目前我们的市场主要是地市一级,相比全国一月上亿元的销售,我们在株洲一个月只有100万元。”成辉旗介绍,目前第三方理财以信托产品为主,由于受相关政策限制,只能通过口口相传的宣传方式进行直销。再加上行业不规范,公司鱼龙混杂,市民难辨真假,对第三方理财公司不太信任。记者了解到,从开业以来,大定财富目前只代理过湖南信托发售的一款产品。

    [相关链接] 如何监管成为新课题

    在第三方理财公司快速生长的同时,如何监管却是个新课题。据了解,第三方理财业务发源于欧美等发达国家,中国香港十年前才起步,近两年才开始出现于北京、上海及沿海部分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。

    普益资产湖南分公司总经理成辉旗坦承,由于市场准入门槛很低,工商注册只需50万元,无需金融牌照,对于“第三方理财”也缺乏明确的界定,使得很多奇奇怪怪的机构称自己为“第三方理财”。同时,第三方理财市场的监管尚属空白,既无明确的监管机构,也无专门针对第三方理财机构的监管法规,导致市场不规范操作的出现。

    记者发现,目前长沙开业的第三方理财机构以“某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”注册为主,招牌大多是“某某财富”,主要开展基金、信托、私募股权、贵金属、投融资等各类金融理财产品,还有个别公司开展民间借贷、股权投资业务。

    “从2008年起,私人银行、第三方理财机构为PE基金的募资纪录,就一直在不停刷新。一些不景气的矿产、房产项目也纷纷发行信托产品,很难估计项目风险,高回报肯定是高风险,使老百姓望而却步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银行人士分析认为,对于客户而言,缺乏监管意味着缺乏可信度。记者陈张书